福建:托管服务涉千家万户已成刚需 监管主体仍在路上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不完全统计,2015年以来与幼儿早期教育、幼儿托管相关的投资事件接近40起,涉及金额超过7亿元。儿童托管连锁平台袋鼠麻麻自2015年以来已经先后经过了天使轮、Pre-A轮和A轮融资。2018年6月9日,袋鼠麻麻的A轮融资获得了来自于光速中国、双湖资本和张涛的数千万元人民币投资。

  当越来越多的年轻父母忙于工作,包含课后作业辅导、午休、用餐等专业服务在内的托管,便成为他们的“解忧杂货铺”。作为全国最早出现专业化课后服务业态的省份,在服务市场新业态、新模式层出不穷的当下,我省的托管服务市场现状如何?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托管已成刚需

  福建省学生托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杨燕说,我省是全国最早出现专业化课后服务业态的省份,市场体量规模较大。校外托管机构的存在客观上能够较好地满足学生家长对孩子的教育管理、生活服务等需求。根据2018年数据,全省小学在校生共304万人,其中40%以上学生有不同程度课后服务需求,莆田仙游、泉州南安、三明沙县等外出经商群体聚集的区县,课后服务需求比例更是高达60%以上。

  “还好有托管,不然一天接送四趟实在受不了。而且,午托每月只要400多元,孩子下午上课也更有精神。”福州市茶园山中心小学学生家长陈丽娟说。

  尤溪县梅仙镇69岁的黄老伯,孙女正在上小学一年级。儿子儿媳在外打工,老两口文化水平不高,没法辅导孙女做作业,加上年纪大了精力不济,便将孙女放在托管中心。中午在托管中心就餐、做作业;傍晚放学后,在托管中心做1小时作业再回家。每月托管费用600元。

  但也有家长对托管班环境十分不满。宁德市蕉城区学生家长黄章元说,几年来,他的孩子先后调换了四五家托管中心。他郁闷地说:“有的托管班很乱、很不规范,十几个孩子被安排在房间里自由玩耍,根本谈不上辅导。但我也实在抽不出时间接送孩子。”

  在蕉城区南漈附近的一家教育辅导中心,优越的地理位置使其生源众多。然而,不到200平方米的托管中心被分割成10多个小隔间,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孩子们的人身安全如何保障?

  托管机构无人监管

  目前,我省有近万个学生托管机构,都处于无人监管状态。

  宁德市蕉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人士表示,校外托管中心属于收费性质,应该到工商部门办理《经营许可证》,还要到食药监等部门进行前置审批。同时,校外托管机构兼具教育与社会服务功能,涉及教育、工商、药监、物价、消防、公安、民政、建设等多领域的管理,因其性质较为特殊,目前市场监督管理局并未专门对其进行监管。

  蕉城区教育局相关人士明确表示:“校外托管中心不归我们管,暂没有法规文件赋予教育局审批开办托管中心的职能。到目前为止,教育部门也没有审批过这类机构。”

  一名在福州市茶园山中心小学附近开办托管班的负责人说:“对于我们这样的个体经营者,办证实在是太难了。工商注册没有专门针对托管的项目,同时,资金、场地、消防等要素也难以达到民办培训机构的要求。如,仅根据规定不能在居民楼内办托管班这一点,我们就无法通过审批。学校周边房源紧缺,店面房租高,出于成本考虑,我们只能把托管班办进居民楼。”

  托管专委会的期盼

  由于利润率高,诸多培训、教育机构纷纷抢滩托管市场,而监管没有跟上,又造成无序竞争。有鉴于此,2015年1月,福建省家庭服务业协会成立了福建省家庭服务业协会学生托管专业委员会,制定《自律公约》,引导规范办托。

  该委员会由福州树人家政服务有限公司(树人托管)联合福州市郎宁教育、朝阳托管、爱心托管、红帽子托管教育等10家企业共同发起。下一步,专委会将进一步推进行业的自律、自检、自查,逐步建立起统一规范的《托管机构行业标准》。

  杨燕说,学生托管市场以每年5%~10%的需求量递增。现有的学生托管分为社区内托管、社区外托管。社区内托管是指在小区内利用住宅进行营业的托管。此类托管数量巨大,质量参差不齐,如果用禁止的方式一刀切,就会造成很多孩子没有地方托管。社区外托管是指在店面、写字楼的物业进行营业的学生托管。因为成本高、距离学校较远,且不允许有厨房,此类托管总量极少。社区外托管,虽然符合相关要求,但往往存在管理不规范、没有教学、没有正规师资等问题。

  杨燕建议,要引导、规范与监管现有的托管,必须解决行业标准缺失和主管部门缺位的问题。首先要加快推进学生托管的标准化建设,以政府的力量引导现有的托管,逐步在教学和管理上进行规范化管理,然后再进行监管,最后形成行业门槛。

  福建省学生托管专委会期盼校外托管获得政府政策扶持。具体如下:一是明确校外课后服务机构主体身份,允许工商登记营业范围中体现相关内容。二是确定政府主管部门,纳入国民经济发展行业目录。三是结合行业实际情况,出台课后服务行业软硬件管理标准和办法。四是参考其他行业建立量化综合信用评级体系。五是鼓励课后服务机构优惠使用学校、街镇、社区闲置的公共用房资源。

  编后:

  托管服务涉及千家万户,托管市场形成多年,近年来的托管需求数与质更是快速增长。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尽管呼吁之声不断,监管制度仍未健全,监管主体尚未明了。此中暗隐着不少矛盾与危机,如学生的食品安全、人身安全、消防安全,以及收费的合理性、从业人员的资格审核等等。我们看到,有的托管机构因设在居民小区,被投诉而关停,由此引发民事纠纷,也给诸多家庭带来不便;同样,我们也欣喜看到,个别县级政府在营造营商软环境中,由财政出资向学校购买服务解决了当地企业职工子女的托管问题。可见,只要政府力量肯介入,双职工家庭的心头忧是可以解除的。

  百姓有需求,社会资本肯注入,公益力量也愿意介入,但规范化的管理不能迟迟不到位,千万不要等出了事,再来亡羊补牢、痛定思痛。(记者 庄严 通讯员 李加进 邱慧敏)